鲁网 > 淄博频道 > 淄博新闻 > 正文

曾经山东“探花”,如何重新登榜?——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谈千年古城的“活力计划”

2021-01-07 10:04 来源:新华社半月谈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千年古城淄博正迎来史上最重要的“拐点”。这片曾经孕育了“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冠的文化沃土,这座曾经迅速崛起为全国重要工业基地并长期雄踞山东版图“探花”的城市,在新时代转型升级中却略显疲态。
  千年古城淄博正迎来史上最重要的“拐点”。这片曾经孕育了“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冠的文化沃土,这座曾经迅速崛起为全国重要工业基地并长期雄踞山东版图“探花”的城市,在新时代转型升级中却略显疲态。
  在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看来,淄博的“乏力”固然与其城市规模先天不足有关,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城市活力的减退。近日,江敦涛接受本刊专访,深度解析淄博的自我诊断及其开出的文化赋能、新经济战略、校城融合等系列“药方”,一座宜居宜业的“青年创业友好型”城市雏形渐显。
  文化赋能,“激活”齐文化优良基因
  文化大观:来淄博之前,你主要工作、生活在青岛。与海滨城市相比,淄博给你什么特别的感受?
  江敦涛:也许很多朋友认为,青岛是海滨城市,淄博是内陆城市,它们的文化应该有天壤之别,实际上不是这样。青岛与淄博在先秦时期同属于齐地,同根同源,有共同的文化血脉与文化底色,都强调变革、创新、开放、务实与包容。直到今天,淄博和青岛依旧是山东地区最具齐文化特色的城市。当然,淄博是齐文化的发祥地,央居齐鲁,襟连海岱,文化资源更加丰富,文化底蕴也更加醇厚。比如,齐国故都就坐落在淄博,时刻提示着这里曾经演绎过“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冠的故事,这里曾是区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再比如,淄博出现过世界上第一所官办高等学府“稷下学宫”,有世界足球的起源“蹴鞠”,有“世界短篇小说之王”蒲松龄,这里还是兵家圣地、江北瓷都,这些都是淄博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与优势。
  文化大观:这些文化资源曾经在历史上塑造了强盛的齐国与厚重的淄博。
  江敦涛:是的。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独具特色的文化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历史,体现着一个城市的风貌,彰显着一个城市的品质。纽约、伦敦、巴黎、柏林、米兰等国外城市,北京、南京、西安、苏州、杭州等国内城市,无不因文化而兴,因文化而强。从世界范围来看,新兴的、后起的城市也许可以“跨越”经济增长阶段,但很难“跨越”人文精神的培育和塑造,未来城市发展将以文化论输赢,凭文明定高低。淄博要想转型升级,向高端发展,建设务实开放、品质活力、生态和谐的现代化组群式大城市,很关键的一个方面就是文化软实力。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提出全面实施文化赋能行动,大力推动齐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激活齐文化“变革、创新、开放、务实、包容”的优良基因,使淄博的城市文化“活”起来。
  文化大观:在推动齐文化“两创”与淄博文化“活”起来方面,淄博近年来做了哪些工作,未来有什么计划?
  江敦涛:文化赋能不是一句空话,必须把文化资源与优势真真切切地转化为城市发展的动能。当然,文化赋能涉及文化产业化、旅游、教育、对外交流等许多方面,我想特别提一下淄博在发展文旅产业方面的想法与做法。近年来,淄博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努力把淄博文旅这支“潜力股”变成“绩优股”。一方面,我们将淄博历史文化与自然风光有机结合,谋划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齐文化传承创新示范区等“五城三区”新载体,打造人们向往的“诗和远方”。另一方面,我们着力塑造“齐文化”这个超级IP,谋划“齐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创新核”以及都市商务休闲旅游经济带、特色古商街观赏游憩带、东方魔幻城创意娱乐带等“一核五带”新蓝图。再一方面,我们努力推动文旅与农业农村、工业发展、研学游学等的融合发展,拓展文旅融合发展的新业态。
  寻路新经济,老工业城市“凤凰涅槃”
  文化大观:提到淄博,大家想到的不仅是齐国故都,还有其老牌工业城市的身份,历史上淄博的经济实力是不是很强的?
  江敦涛:是的。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淄博依托煤炭、铝矾土、铁矿石等资源以及国家布局的重化工业基础,迅速发展起了化工、建材、冶金、纺织等工业产业。今天,我们还能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看到淄博曾经的辉煌,比如淄博的电话区号是“0533”,车牌号是“鲁C”,在山东省内都是济南与青岛之后的第三位,它的实力与地位可见一斑。目前,淄博仍然拥有全世界41个工业大类中的39个,产业体系非常完备,产业基础相当扎实,有很强的配套能力,也拥有规模庞大、素质优良的企业家队伍和产业人才队伍。
  文化大观:但是近些年来,从经济实力来看,淄博在山东省内的地位似乎有所下降。
  江敦涛:淄博目前面临的下行压力确实是事实,我们并不讳言这一点。无论是一座城市还是一个人,只有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对症下药、奋起直追。我刚到淄博时确实有些困惑,这里拥有这么好的产业基础,经济总量似乎应该更高才对。经过深入调研、分析,我们找到了几点原因。一是淄博城市的规模优势不明显,市域面积与人口只有青岛的一半左右,与临沂、潍坊等相比就差得更远。二是淄博作为老牌工业城市虽有优势,但也有劣势,比如产业结构比较重、要素驱动的依赖性比较强、产业与企业活力不足、产业生态系统不健全等。三是淄博工业起步早,企业污染、能耗相对比较高,我们坚决贯彻执行中央政策,毅然关停了不达标的企业,这在客观上对淄博经济带来了一些暂时的影响。总的来说,淄博近年来在大力推动“腾笼换鸟”,“笼子”腾出了不少,但新“鸟”、靓“鸟”却没来多少。所以我常说,淄博正处于转型升级、跨越发展的重要拐点期,正处于老工业城市凤凰涅槃、加速崛起的关键期。我们要转变爱淄博的角度,知不足而奋起。
  文化大观:按照你的理解,“腾笼换鸟”应该换什么样的“鸟”?
  江敦涛:早在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就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指出,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这为淄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的思路。我们的战略选择就是,把发展新经济摆上重要日程,用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为城市发展赋能备力,改造提升旧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真正实现这座城市和城市产业、城市经济的凤凰涅槃、快速崛起。
  文化大观:能否谈谈淄博“新经济战略”的具体做法?
  江敦涛:首先,新经济需要“新赛道”,产业跨界融合形成的“新赛道”是诞生新经济企业的摇篮。因此,我们立足淄博产业基础,着眼未来,紧盯前沿,首批锚定了工业互联网、智联汽车、人工智能、绿色能源、数字农业、数字文旅、新金融、智慧物流、电商与新零售、数字医疗、在线教育等11条产业“新赛道”,为各类创新创业主体抢滩新经济提供“导航”。我的设想是到2025年全市新经济规模超过2000亿元。其次,新经济需要“新物种”,也就是独角兽企业、瞪羚企业、哪吒企业等高成长企业。淄博目前正在酝酿高成长企业培育行动,内培与外引相结合,尽快建立“初创—哪吒—瞪羚—准独角兽—独角兽”企业梯度培育体系,汇集形成百“兽”奔腾的跃进洪流。再次,新经济需要“新场景”,也就是培育需求、生成数据、改进算法、迭代产品、优化模式的试验场。在这方面,淄博正把最优质的资源空间全盘托出。10月份,我们刚刚公布了首批28个新经济应用示范场景,未来5年,我们还将围绕数字化工业级应用、特色地域主题式应用、多元化智能社会应用、智慧政务应用等领域,每年推出一批城市应用场景,打造200个左右的示范场景矩阵,为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应用推广提供更多实实在在的机会。此外,围绕新经济发展目标和战略规划,淄博还加快夯实新基建,构筑支撑有力的“成长基座”;用心涵养新生态,打造资源丰沛的“热带雨林”;加力重塑新治理,营造宽松和谐的“优质环境”。
  多彩活力,宜居宜业,留住年轻人
  文化大观:我们注意到,你到淄博以后除了重视文化赋能、经济转型之外,还特别注重教育,特别关注年轻人。
  江敦涛:教育对于一个城市的转型升级、发展强大至关重要,这一点人们的认识还很不够。我来淄博以后,对在园幼儿数、在校小学生数作了一个大致了解,发现有下降趋势,这个现象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我们的年轻人在“流失”。没有年轻人,一个城市就不可能有活力。怎么留住年轻人,进而让更多年轻人加入淄博,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文化大观:目前有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江敦涛:大的方向我们找到了,要留住年轻人,就要让他们在淄博有施展才华的舞台,能够生活居住得方便、舒适,也就是说,必须有适合创业创新的平台和氛围,要有新经济、新业态、新街区、新时尚等流行时尚元素,要有大量条件完善的创客空间,还要有为年轻人提供成才成功的金融支持,有青年人喜欢的居住、休闲场所,等等。沿着这样的思路,我们做了大量的探索。
  比如,我们针对本地高校推进“校城融合”。大学是一座城市重要的创新源、活力源、产业源,对提升城市的时尚气质、活力指数、年轻指数意义重大。基于此,我们近年来提出“校城融合”,加强校地互动、推动融合发展。一方面,高校要成为淄博市链接创新资源要素、承接人才资源、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平台,以及淄博城市发展方向的策动源,引领淄博文化、体育、新兴商业业态和未来发展。另一方面,淄博要重视用好学校这一平台和策动源,加强深度沟通,做到无缝对接。
  2017年12月,淄博曾出台“淄博人才新政23条”。从2019年开始,淄博又对既有人才政策作了升级完善,围绕各级各类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创新创业、住房办公、文娱生活、子女教育、医疗保健等需求设计了37条措施,所以又称“淄博人才金政37条”。一方面,我们提升原有政策部分支持标准,比如对国家重点人才工程、泰山系列等人才的支持标准分别由原来的100万元、50万元提升至300万元、100万元,再比如对企事业单位引进博士支持年限由3年延长到5年,将一次性安家补贴20万元调整为购房给予30万元补贴,总支持由原来34.4万元提高到54万元,这一标准目前为全省最高。另一方面,我们突破引才用才体制机制,比如开展“名校人才特招行动”,给予用人单位更大自主权。再一方面,我们创新性地补充完善原有政策盲点,比如加大对淄博企业在外研发机构平台的支持,再比如设立招才引智“伯乐奖”、引才“亲情奖”等,吸引更多人才来淄博干事创业。
  针对城市年轻人较少、活力不足问题,淄博制定出台了多彩活力青年创业友好型城市25条政策措施。比如,在提升城市活力度上,计划2年内新布局酒吧、咖啡馆、时尚音乐餐厅、小剧场等休闲场所40个;每年举办大型时尚节会赛事活动不少于20场。在培厚青年创业沃土上,每年选择200个左右优秀大学生创业项目,给予每个5万元的创业资金扶持;为符合条件的青年创业者个人提供最高30万元创业担保贷款,给予全额贴息。在提升青年生活品质上,从2021年起,3年内筹建产权型、租赁型人才公寓不少于3万套,产权型人才公寓按评估均价的75%面向具有全日制本科(含)以上学历学位及相当层级的人才(含青年人才)出售;对我市符合相关条件的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学士本科生,新购商品房时分别给予30万元、8万元、5万元的一次性购房补助。在激发青年城市荣誉感上,把5月定为“淄博青年月”,围绕青年成长发展,按照有关规定组织开展青年生活节、青年文化艺术节、青年集体婚礼等系列活动;设立“淄博青年创新创业榜”,每年选树表扬50名左右“创业青年”“科技新星”“技能工匠”“行业精英”等各领域优秀青年,让青年人在淄博快乐生活、激情创业。
  文化大观:最近两年淄博的城市面貌确实愈发年轻了。
  江敦涛:的确,我们考虑到年轻人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和全新的生活方式,不断完善城市设施,改变城市面貌,着力打造宜居宜业的乐土。去年以来,我们聚力建设“人在城中、城在园中、园在景中”的“公园城市”;建设了地标性建筑“淄博珍珠”,规划布局了一批咖啡馆、酒吧、时尚餐厅、口袋公园、文化体育场馆等休闲空间,建设并推动中国陶瓷琉璃馆、齐文化博物馆等博物馆群提档升级,更多时尚活动、时尚产业、时尚文化跃动在淄博城乡街区。我们还建设“书香淄博”,建成开放一批城市书房、传齐书苑,打造“15分钟阅读文化圈”。此外,我们还策划推出“灵动夜淄博”系列活动,成功举办了“青岛啤酒节”“麦田音乐节”等时尚节会,并且举办类似的节会、活动,在未来将成为淄博的常态,淄博这座古老的城市也必将愈发时尚、年轻、有活力,成为吸引各类人才特别是青年人才安居生活、创新创业的品质之城、梦想之城。(文/张恒)

初审编辑:姜健
分享到:
./W02021010736586454203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