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淄博频道 > 淄博房产频道 > 独家报道 > 正文

江苏查处在建在售小产权房 基层政府默认致屡禁不绝

2014-01-13 09:32:00 来源: 中国江苏网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迎接小产权房“转正”传言的,是一轮力度空前的查处小产权房行动。国土部、住建部要求各地尽快选择顶风违法案件直接予以查处。我省正按照中央两部委部署,坚决查处小产权房在建、在售行为,目前各市清查结果已经陆续上报省主管部门。

  迎接小产权房“转正”传言的,是一轮力度空前的查处小产权房行动。国土部、住建部要求各地尽快选择顶风违法案件直接予以查处。我省正按照中央两部委部署,坚决查处小产权房在建、在售行为,目前各市清查结果已经陆续上报省主管部门。

  近年来,各地断断续续在控制、清理小产权房,结果却越查越多。这次中央遏制违法建设、销售小产权房的态度十分坚决,能否借着清查的东风彻底根治这一顽疾?

  二手小产权房公开卖

  2013年底我省各地突击排查小产权房,从各地自查上报到省国土厅和省住建厅的信息看,当前有些地方仍然有在建、在售小产权房,比如淮安就上报有10宗、用地共80多亩的在建、在售小产权房。

  查处行动“风头”上,记者来到南京几个较大的小产权房集中地区,调查了解小产权房的建设和销售情况。

  9日早上,记者来到南京城南大周路附近的韩府茗苑,小区保安告诉记者,这一带好几个小区都是小产权房,要买房子,得去找街道的房产公司。

  赶到铁心桥小学旁边的“铁心房产”,这家街道的房产公司工作人员说,现在没有小产权房卖了。透过房产公司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一片别墅区,工作人员承认,那是以前卖出去的小产权房。

  走进名为“凤翔新苑”的这片别墅区,C1栋的女主人张女士正在自家院子里打着毛衣。她说,自己是扬州人,不喜欢住鸽子笼一样的公寓房,无意中听说这里有别墅在卖,就跑来看。“共有40多栋,我买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栋了,200多个平方,花50多万元就买下来了。”

  在铁心桥宁丹路上的中广置业门店,工作人员小刘透露,这一带二手小产权房交易不少。“我知道最多的一户,拆迁拿了22套安置房,这些房子总要拿出来租,拿出来卖。”

  邻近的三家房地产中介都表示有小产权房房源,也有一定的市场需求。在恒诺房产有限公司,店员小王热情地问:“你需要什么样的小产权房?”记者说要别墅,她翻开房源登记簿,“有!348平方米,加180平方米地下室,还有250平方米的自盖房,独栋。”她立刻给房主打电话联系看房。放下电话后,小王说,房主登记的价格是482万,刚才主动降了60万元,还表示可以再商量。

  铁心桥街道是南京小产权房较为集中的地区之一。那里到底有多少小产权房?一位街道工作人员说,有几百万平方米。距此不远的西善桥,是另一个小产权房集中区域,其中一个小产权房小区,就有100万平方米。

  屡禁不绝,根源在哪

  “集体土地进入市场只有国家征收一条路,而购买集体土地商品房不受法律保护。对小产权房,国土部门的表态从来就是‘非法’二字,并要求各地严肃查处。”省国土资源监察总队调研员黄玉明说。

  这些年,虽然国家对小产权房一直“声色严厉”,但小产权房始终屡禁难绝。

  “凤翔新苑”业主张女士买小产权房是看中了房子便宜。“房子便宜,很多南京城区的、江北六合的,还有外省市的都来买。”的确,记者看到一些居民的车库里停着皖Q、沪C等外地牌照汽车。

  由于没有土地出让金成本,小产权房有巨大的价格优势。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数据,2012年全国商品房成交均价为6993元,而小产权房成交均价则为2236元。巨大的成本差异,是市场对小产权房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

  “小产权房屡禁不绝,根子在于地方基层政府。”南京大学城市与资源学系教授黄贤金认为,不少地方政府对小产权房默认,甚至支持,背后是利益驱动。“如果政府不支持,不给小产权房通水、通电、通燃气,房子怎么卖得出去?!有的地方过一段时间就转正一批小产权房,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鼓励。”

  调查中,记者发现小产权房的开发多与当地基层政府有关系,不少是街道乡镇的房产公司自己开发的房产,有些则是政府交给开发商运作。小产权房项目往往寄生于“失地农民安置”、“新农村集中居住点建设”等名正言顺的项目之中。

  邢先生是银杏山庄的住户,2010年,他买了“六跃七”的一套小产权房跃层,240多平方米,70多万元,的确便宜。他告诉记者:“银杏山庄是街道开发的农民安置小区,建房时有意多建一些,打个擦边球,多余的房源对外售卖。”

  查处小产权房“只抓现行”,而先前大量兴建销售的存量小产权房并不涉及。这使得很多地方在上面查处时避避风头,过后继续大兴土木,违规建设和销售小产权房。

  存量小产权房向何处去

  邢先生说,如果记者买他的小产权房,交易凭证只能是双方签订一份合同。小产权房当初到手时也没有房产证,只有一份安置协议。他另一套西善桥的小产权房,不久前卖掉了,那里小产权房交易过户,缴纳一部分费用,街道可以将原来安置协议上的名字改成购房者。但安置协议的法律效力和市场认同度与正式的房产“两证”还是没法比。这是小产权房交易的致命风险。

  中广置业铁心桥门店的分行经理鞠进告诉记者,他们店做小产权房出租,但不做小产权房买卖。“公司不让做,因为买卖风险远比一般产权房要大。”

  对于购买和居住小产权房的人来说,小产权房的“非法”身份,似乎是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每当政府开始清查小产权房,很多人就开始提心吊胆。

  采访中,一位国土执法部门的基层工作人员说,这次中央和省里决心很大,新建和在售的小产权房的确难过关了。不过,他认为,有关“在建、在售”的具体界定并没有出来,“到底是指2013年以来在建在售的,还是2008年以来在建在售的?所以上报的数据并不一定准确,处理起来也不太好操作。”

  数字庞大得多的存量小产权房怎么处理?如果严格依法行政,《土地法》早已对非法占用国有土地的行为进行了界定:符合规划的没收;不符合规划的拆除。

  但“有法难依”的难处在于,多年积存的小产权房面广量大,有数据显示小产权房已占全国存量住宅近5%,甚至有数据说接近30%。果真没收或拆除,利益受损的住户太多。

  对于自己的小产权房会不会被拆除,邢先生说“一点都不担心”。“我们小产权房和农民的安置房混在一起,我房子的楼下就是农民安置房,你怎么拆?”

  据称,国土资源部、住建部正在研究对存量小产权房分类管理的办法。专家提出,对某些符合城乡规划和土地利用用途的项目,可通过补交土地出让金和税费来得到确权。对出租中的小产权房,可以纳入社会保障房体系。(扬子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