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淄博频道 > 区县 > 正文

独身一辈子 桓台98岁老教师倾其所有扶困助学

2016-09-17 18:57 来源:鲁中晨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记者了解到,鲍老曾有多次重回大城市的机会。第一次机会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国家整顿法治,政法干部奇缺,要求所有当年下放的政法干部回京归队。调令都下到当地教育局了,但他舍不得自己刚刚建起的外语小组。“我一走,人就散了,想到这里,我就没走。”

    在这个全家团聚的节日里,让我们一起用阅读来陪伴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在他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生命中,没有爱人,孤单终老,但接触过他的每个人,却都能感受到一种发自心底的温暖。

  国务院来的英语老师

  9月14日上午,在桓台一中北侧一片小平房中,记者见到了98岁高龄的鲍必骥老先生。老人虽长期卧病在床,精神状态却非常好。鲍老先生这一生堪称传奇。9月14日,学生向鲍老赠送上海杏花楼牌月饼,鲍老比着大拇指,告诉记者,这是最好的。

  1919年3月28日,鲍必骥生于浙江湖州的名门望族,家境优越的他幼时就读于杭州一所教会学校。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鲍必骥投身抗日,来到江西赣州正气日报社做记者。当时,蒋经国兼任赣州正气日报社社长,鲍先生当时就在其手下任职。

  抗战结束后,鲍老师辞去工作考入了安徽大学,经中学老师颜源和引荐,又进入著名的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习国际法,并一度担任学生会主席。林语堂、贝聿铭、邹韬奋都曾就读于此。

  大学毕业后,鲍必骥被分配到当时由周恩来总理主持工作的政务院(后改为国务院),负责编辑中央政法公报,受彭真和董必武直接领导。1954年,调入国务院法制局工作,在工业劳动法规组任助理研究员。1961年,国家遭遇了空前的饥荒,在鲍必骥先生积极要求之下,他和九名同事下放到山东,被分配到了桓台一中(时称博兴三中)。此时,鲍必骥先生已42岁。

  他眼里只有那些学生

  1961年的秋天,黄叶满地。鲍必骥扶着60多岁的老母亲来到桓台,从此他把一腔热血倾注到英语教学中。鲍先生立志教育兴邦,数十年来,为国家各行各业输送了大量人才。

  初到桓台一中时,鲍先生教语文,一年以后,学校开设英语课,能说一口纯正美式英语的鲍必骥让学校如获至宝,成为桓台一中办学史上第一位英语教师。

  98岁高龄的鲍老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能讲出一口流利的英语。说得兴起,鲍老师还提笔写下“To study hard and make progress every day”(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赠予莘莘学子。

  记者采访时,恰逢鲍老师的学生荆得永等人从上海赶来探望老师。“老师学识渊博,人也长得帅气。”荆得永是1965年毕业的桓台一中第七届毕业生,曾为上海圣约翰大学高材生的鲍老师给他们留下了幽默、儒雅的印象。目前,荆得永那一班学生大多也都年过七旬,每逢节假日,都会回来看望老师。

  “月饼香甜,但能看到你们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荆得永等人专门给老先生带来其最爱的杏花楼牌月饼。“这是最好的月饼。”拿着月饼,鲍先生告诉记者,月饼再甜也不及学生们的心意。

  为了学生多次放弃回上海的机会

  “当时老师有很多机会可以回到上海,但他都为了我们这些学生放弃了。”荆得永告诉记者,鲍老对上海的感情很深。

  记者了解到,鲍老曾有多次重回大城市的机会。第一次机会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国家整顿法治,政法干部奇缺,要求所有当年下放的政法干部回京归队。调令都下到当地教育局了,但他舍不得自己刚刚建起的外语小组。“我一走,人就散了,想到这里,我就没走。”

  1982年,鲍老师的外甥和学生们给他在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谋到了一份管理工作。当时,鲍老先生已经63岁了。荆得永说,老师曾告诉他,自己曾想回到上海,然而最终还是放弃了。世界经济导报要求鲍老师当年8月13日报到,手续补办。

  那时鲍老师正辅导毕业班,“高考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是一辈子的事,我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耽误孩子们一生。”

  荆得永听说后,连忙催老师成行。鲍老师说,等这一波学生高考结束,他就去上海。可学生毕业了,与世界经济导报约定的期限也过了。

  倾其所有扶困助学

  从教30余年,鲍老师桃李满天下。学生有驻外使节、有大学教授……然而他最自豪的却是他教出的英语教师。像桓台一中的郭学信、陈冰霞、苗淑芝、侯武周、张晴等英语骨干教师,都是鲍老师引以为豪的弟子。每个学生都曾深有感触地说过同一句话:“遇上鲍老师,是我们一生的幸运。”

  2010年11月,鲍必骥将自己的积蓄11万元作为本金,设立了一个助学基金。为纪念自己的两位母亲黄氏、高氏,鲍老师将基金命名为“黄高助学金”。2015年6月和2016年1月,鲍老师又分别出资10万元。截至目前,助学金已发放五次,累计发放救助金82400元,78人次受到资助。“我现在还没死,要是死了就把房子卖了,那些钱就放到黄高助学金。”今年7月,鲍必骥老人立下遗嘱,准备捐赠的房产虽仅有50多平方米,但这却是老人最后的财产。

  桓台一中教师韩卫东告诉记者,目前鲍老的起居由一名护工照料。据了解,鲍老师现在每个月退休金除去治病与基本的生活费用,几乎全部都奉献给了桓台教育事业。“鲍老师没有子女,也没有积蓄,但他却拥有崇高的人格。”


初审编辑:马照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