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淄博频道 > 健康 > 正文

“狗不理”的第一村医

2019-06-05 10:54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下户巡诊走访,丁医生可不敢自己去,每一次都是让张维义领着,即使这样,他还总会在手里拿个短棍防身。从此,大街小巷,桌前炕头,人们总会见到这个穿着蓝马甲拿着短棍的丁医生,也都乐意和他唠嗑,乐意把自己的不舒服和他说说。

  鲁网淄博6月5日讯 “大娘,在家吗?”正在高青县草地村走街串户巡诊的“第一村医”丁国超来到张娥家里扯着嗓门喊了一句。 

  “有,有,在你后面呢,丁大夫,快上屋里,快上屋里......” 

  正在街上唠嗑的张娥看到丁国超来到自己家里,急匆匆的边答应着边往家里赶。 

  “丁大夫,你现在就像我们家里人一样了,你看,就连俺家的狗都认得你,也不叫,也不咬”张娥笑着说。 

  怀揣全心全意为基层群众服务的信念,县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丁国超积极主动报名,顺利的成为市卫生健康委派驻黑里寨镇草地村的一名“第一村医”。对于业务开展,丁国超信心满满,可他心里总对一件事耿耿于怀,别看他身高一米七,体重七十多公斤,可他从小就是怕狗,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变。 

  刚到草地村卫生室,丁国超就对乡村医生张维义家里的大狗发怵。总是躲在张维义的身后,张维义笑着说,你一个重症医学科的医生,都见惯了生死,你咋就怕个狗呢?丁国超羞的满面通红。 

  下户巡诊走访,丁医生可不敢自己去,每一次都是让张维义领着,即使这样,他还总会在手里拿个短棍防身。从此,大街小巷,桌前炕头,人们总会见到这个穿着蓝马甲拿着短棍的丁医生,也都乐意和他唠嗑,乐意把自己的不舒服和他说说。 

  一次,丁国超突然接到了草地村袁敬圣的紧急电话,原来,袁敬圣的老伴在做饭时突然感到心慌,憋闷,瞬间便躺倒在地。挂断电话后,丁国超风驰电掣般赶到袁敬圣家,立刻对袁敬圣的老伴进行了紧急救治,病情好转的袁敬圣老伴醒来之后紧紧攥住丁国超的手一直在说,丁大夫,丁大夫,没想到,我还能够醒过来,多亏了你。从此以后,只要张维义不在家,袁敬圣就主动担当起带领丁国超下户巡诊的任务。 

  一天,二天,.....慢慢的,丁国超忽然发现自己随手携带的短棍不见了,村民家里的狗见了他不叫了,甚至有些狗看见丁国超,不但不会叫,不会咬,而且还会摇头摆尾取悦于他,丁国超也体验了平生第一次抚摸狗下巴的感觉。巡诊中,丁国超也会停下脚步蹲在村民们扎堆的地方和他们唠嗑,每次,村民们总会友好的递给他一个马扎,让他这个城里的医生给大伙来一段健康教育。 

  一天,二天,.....慢慢的,丁国超记住了很多村民的名字,村民们也总会笑着和这个医生打个招呼,下雨天,脚上沾满泥土;酷暑中,汗水湿透衣服;急诊时,跑得气喘嘘嘘;巡诊时,讲得清清楚楚;生活中,丁国超尝过朱秀英给他送的饺子,跟着张传生学会了钉地板擦子,回到家后,丁国超总会和女儿说两句刚学会的方言俗语,这总会引来妻子会心的笑意。 

  “丁大夫,你喝点水再走吧,”“不了,大娘,趁着人都在家,我多转几户”送出家门,张娥看到的是丁国超那背着药箱温暖熟悉的背影。(通讯员 张磊) 


初审编辑:崔新孝
分享到:
./W02019060539414481076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