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淄博频道 > 文化 > 正文

摄影的奥妙:专访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侯贺良

2016-04-20 21:34 来源:鲁网淄博频道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正值2016峨庄国际摄影节期间,侯主席放弃了国内外各种活动的盛邀,坚持峨庄之行,就是为了鼓励山东的广大摄影人,继往开来,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在峨庄国际摄影节期间,鲁网记者有幸采访到了侯主席。

  侯贺良先生历任山东画报社总编辑、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兼《走向世界》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等职,是世界华人摄影联盟副主席、中国画报协会副会长、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在纪实摄影和艺术摄影方面造诣深厚。曾为200多名中国及世界当代名人留下了传世经典影像,获“泰山文艺创作奖一等奖”、“泰山文艺奖突出贡献奖”、“中国摄影金像奖”和“新加坡世界摄影家集会金奖”等国内外各种奖项上百种。他的“飞越齐鲁”系列航拍,开创了对一个省进行长期全面航空摄影报道的先河,30年的航拍山东,创作了大量充满艺术感染力、饱含对山东深情热爱的优秀摄影作品,以独特的视觉语言展示了山东经济社会发展的进程,为山东对外宣传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正值2016峨庄国际摄影节期间,侯主席放弃了国内外各种活动的盛邀,坚持峨庄之行,就是为了鼓励山东的广大摄影人,继往开来,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在峨庄国际摄影节期间,鲁网记者有幸采访到了侯主席。

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侯贺良(右)

  记者龙梅子:侯主席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这次被评为2015全国十杰人民摄影家,不知道有何感想,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侯贺良:这个“十杰”是摄影界都非常看重的一个荣誉,因为这是2015年度最杰出的摄影人评选,能获得十杰人民摄影家这个荣誉称号,我感到很荣幸。但这个荣誉对于我来讲有点出乎意料,因为到我这个年龄对于荣誉和虚名已经比较看淡。

  对待这个荣誉,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我做了一辈子摄影,在自己倾心付出的领域能够得到高度的认可,内心更多的是欣慰。从另一个角度讲,再获什么荣誉我已经不那么在乎,因为从事了一辈子摄影,摄影已经融入到我生活的点点滴滴甚至是深入骨髓。年轻的时候,我也比较重视荣誉,因为那时候,需要得到社会的认可。而当在十年前,山东省第一个摄影硕士研究生我带的时候,就开始觉得自己得到多少荣誉已经不那么在乎,但是学生们取得的进步和成绩时,我却会发自心底感到骄傲和自豪。

黄河入海口日出

  龙梅子:感谢您真诚的分享。您与摄影已经达到天人合一了,更重要的是您辛勤的培育摄影新人,让他们成为新生代摄影家,为我们山东培育了卓越的青年摄影家,使他们成长为中国年轻摄影届的翘楚,您的胸怀和对摄影事业的付出与奉献非常令人钦佩。

  侯主席,知道您有一本专著是《摄影的奥妙》,从事摄影46年,从开始摄影之初至今,您认为的摄影奥妙有什么变化?

  侯贺良: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从懂事的时候,我就认为自己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要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虽然我那时候很小,但我这个想法很强烈。曾经有一段时间,济南市很多主要街道的巨型标语和宣传画都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画的,每到周六晚上、周日,我们就会到管宣传的部门给他们免费画画。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一出火车站有个巨幅的宣传栏那是以我为主画的,山东宾馆有个几十平方米的大型宣传栏也是我们画的。还有好多电影院的宣传栏等等,都是我们一起块免费画的。现在有的人画张画需要收多少钱,我们那时是纯义务。完全是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和本着一定要为社会做点事的心理去做的,根本没有想到会得到荣誉、报酬之类的。不过有时候电影院会送我们两张电影票或者年画啥的作为奖励,我们感觉的是一种认可,一种鼓励。

  后来到了1970年,我17岁的时候,特别感谢我的中学老师极力推荐我去一家工厂上班,推荐的理由就是这个学生很优秀,能写会画。因为我上中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宣传栏、油印的报纸,需要先刻板、编辑、印刷,所以老师特别推荐我进了工厂。这个工厂属于公安系统,我于1970年的8月10第一天报到,8月31号被借调到宣传科。我认为,人生经历过程中很重要的节点,是有好的老师帮助和引导,我非常感谢他们。当时我们的科长跟我说:侯贺良你最年轻,艺多不压身,你不是能写会画吗,再交给你一个任务,摄影。因为我们属于公安系统,有摄像机,我记得第一部相机是德国的如来弗莱双镜头的,还有一部135的相机。最早的135相机,那胶卷都是竖着从缝隙里插进去的,就这样把两台相机交给我了。我很激动,那时的摄影可是奢侈艺术。

  为什么说是奢侈艺术呢,因为那时别说家庭,单位有照相机的都很少。一接触相机,我感觉太神奇了,眼前看到的一切你一按快门就都记录了下来。于是,我就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我付出了多年心血的书法和画画,毅然选择了摄影。其实,那时我的画画水平还可以,而且20岁之前我还参加了山东省的书法绘画展览,当时把汉隶的曹全碑、张迁碑、史晨碑、礼器碑我都临过,也费了很大功夫,但为了摄影我都毫不犹豫地把它放弃了。

小清河入海口

  我属于智商比较低的人,我觉得人的智力和精力是有限的,我不想做一个全才的人,就想人的这一生几十年,做好一件事就可以了,因此把所有的爱好都放弃了,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摄影。选择了摄影之后,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因为摄影借助科学的力量,把你看到的世界转瞬之间记录下来,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我为什么写那本书《摄影的奥妙》呢?这就是起因,这就是摄影的奥妙。当然,这本书是我对摄影的感受,是我对摄影的认识,对摄影的赏析。

  在山东画报社,从记者开始,到编辑、到总编室主任,再到总编助理、副总编辑、总编辑,我待了二十年。在这个以影像艺术为主题的媒体上,我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一个台阶也没落下。山东画报社开了个栏目叫“摄影佳作欣赏”,当时广告没那么多,我就把看到的优秀的摄影作品找来,写个赏析的文章,大概持续了十多年的时间。山东教育出版社的总编辑找到我说:“侯贺良,现在大家都慢慢喜欢摄影了,但是不知道怎么拍,大家都觉得摄影很神奇,想知道里面的奥妙是什么,你能不能把你写的文章汇集成一本书?”我当时一想也挺好,就把十多年写的优秀作品的短文汇集到一本书,书很小,但凝聚了我十几年的心血。没想到的是,这本书出版以后,很快就销售完了。看来,对摄影奥妙的探究不是我一个人感兴趣,大家都很感兴趣。

  龙梅子:是您帮助了大家的成长。前几天,陈小波老师的讲座《从发烧友到独立摄影师》,您觉得独立摄影师应该具备什么素质?一个发烧友如何尽快学习成长为一个独立摄影师?

  侯贺良:现在在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民摄影的阶段。在我拿相机的时候是奢侈艺术,因为那时候摄影遥不可及,离的很远,那时候一家人要拍个全家福,得很隆重的梳妆打扮好到照相馆去拍。而现在,谁不能摄影,没有照相机还有手机呢,所以今天已经进入全民摄影的年代。

烟台之晨

  全民摄影年代带来一个问题,发烧友极度膨胀,只要在拍照的人都可以叫摄影发烧友。但如果要成为一个独立优秀摄影人,不能满足于发烧的状态,因为发烧是个不正常的状态。一个人如果持续发烧,要么退烧,什么也不是,离影像越来越远,要么治愈发烧,获得足够的能量,成为一个理性、冷静、客观的、有独立思想的摄影师。因此说不能只是独立的按下快门,要有独立的意识和独特的表现方式,还要有独特的价值和独特的贡献,这样的摄影师就是独立摄影师,独立摄影师是一个很崇高的荣誉和肯定。

  我认为现在摄影应该有个分类:第一是影像的爱好者。现在从领导到普通的环卫工人,上上下下都在拍照,足足有十亿影像的爱好者。有些人不会拍照,但喜欢别人给自己拍照,家里有影集,但他们不能因为有一些相册就是摄影家了,他们只能是影像的爱好者。第二部分人是摄影的爱好者。他们对影像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影像和你分不开,通过看照片能给你启发,能影响你的生活方式,改变你选择,会影响对一些事情的判断。第三个层次就是摄影人。不光喜欢摄影,和你有关系的,还想拍出优秀的照片来。当然,摄影人里边又要分很多层次,业余的、半专业的、纯专业的。纯专业的又可以分艺术摄影人、新闻摄影人等等。大概就是这么个层次,我觉得独立摄影师已经到了摄影分类里最高的标准。刚才已经说了,独立摄影师要有独立的意识,对摄影独立的理解,独立的技能,以及大家公认的有特色的作品,以及你独立的贡献和独立的影响力。不是那么简单,但一定要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我一直认为在普通摄影人和优秀摄影家之间有一个台阶,关键是能不能越上去。你如果在台阶之下,你可能就是一般的摄影爱好者,如果跃上这个台阶,你就是个优秀的摄影人或优秀的摄影家。

  摄影人自身的素质是不是达到了摄影家应该具备的素质,不能凭良好的愿望,不具备那个素质你成不了摄影家。而且从艺术的规律来讲,一个优秀的摄影家不是谁培养出来的,我不认为学校可以培养出艺术大家,学校可以培养出艺术工作者,但培养不出杰出艺术家。翻翻世界艺术史,举世闻名的大艺术家有几个是学校培养出来的?我认为艺术是天赋,毕加索、罗丹、齐白石,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吗?真正的艺术家如果经过了正统的、严格的专业院校学习,会学到很多艺术的规律,艺术史成为艺术家必备的素质教育,会对他将来成为艺术家起很重要的作用,但是不等于你门门专业课考一百分,就一定能成为毕加索齐白石那样的艺术大家。摄影也一样,要想成为优秀摄影家不是非要科班出身,我个人认为,要想成为优秀摄影家还是取决于个人,取决于摄影家对人生的体验和认识,对自然、对政治、对社会等综合信息的积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才可以。

八十年代初的栈桥

  龙梅子:一个优秀的摄影家必须具备一定的高度。我看您有些作品是纪实摄影,您觉得纪实摄影的发展方向是什么,民俗摄影和纪实摄影的关系是什么?

  侯贺良:我觉得摄影区别于其他视觉艺术,视觉艺术包括绘画、雕塑等,最主要的一点是记录历史。因为摄影是真的,现在由于科技的高度发展,后期处理水平非常厉害,连个普通学生就可以把照片改的面目全非。我觉得怎么去看,还是说到摄影分类的问题,如果是艺术摄影的门类,你可以尽情的发挥想象力,天马行空、尽情驰骋。但在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里是不允许PS的,因为如果使用PS就把摄影的灵魂给泯灭了。所以一个纪实摄影家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底线,摄影应该记录历史、反映现实。

  有人说:“艺术摄影今天看,纪实摄影明天看,就能看出他的价值。”这句话我很赞同。你看今天的峨庄三十年摄影展,如果这些照片当年经过PS,就一文不值,相反如果是留住了当年真实的影像,他就是无价之宝。民俗摄影实际上是纪实摄影的一个分支,需要真实记录民俗才有历史价值。

胶州湾大桥

  龙梅子:作为山东摄影人的领头人,您对我们山东的摄影人有何期许?

  侯贺良:每年的三四月份,是摄影人最忙碌的时候,今天来参加咱这个活动,各种活动邀请我都推掉了。来参加这个活动,是因为我知道很多老的、年轻的摄影人,一起来回顾历史,展望未来。通过这个机会,来表达我对摄影发展的一种愿望、理想和观点,我喜欢纪实摄影,我觉得摄影事业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在担任全国第二十四届艺术摄影展评委的时候,我很高兴的看到了咱们山东作者获得了记录类的金牌奖、艺术类的金牌奖,这是山东摄影史上从未有过的,我为山东年轻的摄影人感到骄傲。作为推荐评委,我推荐几个中青年摄影家,他们获得了摄影届关注度最高的“徐肖冰杯”,中国摄影金像奖的获得者好几个,还有吕廷川,宁舟浩,潘永强,刘磊等等。把他们推荐出去,但并没想到他们能获得最高奖,摄影界关注度最高的“徐肖冰杯”典藏大奖一共5个,我们一下拿了两个。我很自豪,比自己拿奖还高兴。

  山东摄影事业的发展,有着这些优秀的中青年摄影家,他们已经超越了我们,我很欣慰,他们对山东摄影事业的发展做出载入史册的贡献。我也希望,这次峨庄2016年国际摄影邀请赛的评选,让山东摄影人在怀旧、回顾、欢庆的氛围中带来一点冷静的思考,能够拿出更优秀的影像的作品,来回报那些所有关心咱们摄影事业的朋友们。

  一个小时的采访,让我们明白了侯贺良主席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他当年毅然放弃颇有成绩的书法绘画,用智慧选择和专一执着,用甘于奉献和热爱山东的博大胸怀,才有了三十年坚持不懈的飞越齐鲁航拍系列优秀作品,向全国、全世界展示了山东三十年发展巨变。山东感谢侯贺良先生,山东摄影人为侯贺良先生感到骄傲,山东的摄影史也将为侯贺良先生留下浓重的一笔。


初审编辑:马照敏
分享到:
./W02016042078085187157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