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淄博频道 > 在淄博 > 正文

离开亲人的春节,我这样过

2017-12-27 09:0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大年三十上午,我给戒毒人员留了一篇作业《离开亲人的春节》。我说,我陪你们一起写。品尝一下在中国传统节日里,没有亲人陪伴的滋味。好在大家比较支持工作,都很重视,连忙打起草稿来。那就先分享我的离开亲人的春节吧。

  大年三十上午,我给戒毒人员留了一篇作业《离开亲人的春节》。我说,我陪你们一起写。品尝一下在中国传统节日里,没有亲人陪伴的滋味。好在大家比较支持工作,都很重视,连忙打起草稿来。那就先分享我的离开亲人的春节吧。

  进入腊月,也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月,因为春节要来了。我早早召开了家庭会议,强行安排好春节期间家人的行程:老妈坐火车回河北老家,老婆带孩子回烟台婆家,在某宝上定好往返火车票,把她们送上火车,就等着过年了。或许,有人问我,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你们不放假吗?我只能呵呵了!

  因为我们不一样!自从穿上这身警服,就基本告别了正常的作息规律。越到过年过节,我们越忙。大家都在逛商场、看电影、K歌曲、秀美味的时候,我们在忙着地毯式安全检查,在忙着和每个戒毒人员谈心谈话,忙着给情绪波动大的人员做心理疏导,忙着准备节日各式各样的文娱活动,忙着……2015年春节,我把老婆孩子送回娘家,初三早上到单位值班。本身寻思着在路边上买点吃的,一路的张灯结彩、一路的火树银花,就是没有一家店铺开门营业,空着肚子过年的感觉那滋味真是酸爽!

  因为我们不一样!自从穿上这身警服,就等于选择了奉献和牺牲。自2012年到戒毒岗位来,连续五年春节都是年三十备勤、初一值班,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我是年轻的大队领导,我不带头谁带头。2014年那年春节,父亲去世的第一个春节。按照家乡习俗,初一早上要上坟。但是我因为值班,没有回老家。天还没亮,凌晨五点多,我跪在大街十字路口给远在河北的父亲烧纸钱,荧荧火光在灯火辉煌的城市显得那么滑稽、那么渺小。我在这里哭,六十六岁的老娘在家里哭。我承认那是我最失败、最无助、最不堪回忆的一次。

  我仍然感觉我是幸运的。你知道,15年前为了让我上大学,父母在河北农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摔八瓣,一年的辛苦劳作可能得不到七八千块钱的场景吗?你见过谁家的一日三餐顿顿馒头咸菜小米汤吗?我过怕了那种生活,现在想想就害怕。我放弃了大学本科选择了二年制专科,就是想早早毕业,早早参加工作,早让父母不再劳累。我现在月工资能有将近七千,顶的上原来我家一年的收入。可能在别人眼里这点钱寥寥无几,但我知足有这么一份工作,我也感恩这份工作,只能为她去奋斗、去奉献。

  有人会说我很傻。确实,在现代的价值观念里,可能我们的工作不能被世人所理解。相信我,我不是独行者,我身边还有成百上千个逆行者。看看我的前辈们,他们在这里奋斗了六十年,响应国家劳教工作号召,义无反顾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来到这个山沟里教书育人、开矿建厂,亦还有20余年没在家过一个完整春节的战友。

  下水道工程,这个比喻比较贴切吧。我们默默的疏通地表之下、无人能看见的污秽杂物,而不给大家美丽的心情添堵。我想这就是我的价值吧!

  (鲁中戒毒所警察 李中伟)


初审编辑:庄家丽
分享到:
./W020171227327182332784.jpg